首页 | 水产新闻 | 独家专题 | 渔商阿里 | 渔资团购 | 水产人才 | 市场行情 | 水产技术 | 对虾网 | 会议展会 | 水产视频 | 水产论坛

企业推广

  • 资讯
  • 技术
  • 产品
  • 企业
  • 招聘

搜鱼高级搜索对虾  罗非鱼  金鲳鱼  草鱼  石斑  泥鳅  黄鳝  海参  小龙虾  鳗鱼  大闸蟹  

中国水产论坛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水产新闻 > 国内新闻 > 综合新闻 > 正文

受疫情影响,“宵夜之王”小龙虾的养殖及供应链或受致命打击,面临产业洗牌

发布时间:2020/2/17 16:58:22  来源:新京报  编辑:黄姗 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(0)
旺旺好渔资电商平台
核心提示: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北京簋街上的“小龙虾风向标”胡大饭馆开业20多年来首度在春节黄金周闭店了。
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

 

 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北京簋街上的“小龙虾风向标”胡大饭馆开业20多年来首度在春节黄金周闭店了。

  而在小龙虾的重要产地湖北,养殖大户陈居茂慨叹,这是他养殖小龙虾10多年来“最难的一年”。

  受疫情影响,“宵夜之王”小龙虾的养殖及供应链或受致命打击,面临产业洗牌。养殖技术、品质升级、品牌打造、线上交易,都将成为这场小龙虾危机中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春节闭店的簋街饭馆

  这个大年初二,经历2003年非典未歇业的胡大饭馆宣布5家门店全部暂停营业。这是自1999年胡大饭馆在簋街开店以来,20多年来第一个没有营业额的春节。

  作为北京最有烟火气的餐饮街,簋街以宵夜美食著称。除了胡大饭馆,这里每到夏季晚间用餐高峰,基本上所有排队的餐馆都与小龙虾有关。簋街仔仔、金簋小山城、小渔山、接头暗号……尽管胡大饭馆已在簋街开了5家店,簋街仔仔更是开了9家,但面对旺季汹涌的排队人潮,依然供不应求,吸引着北京四九城乃至自全国各地的食客慕名前来。

夏季晚间用餐高峰时的胡大饭馆。资料图片

  按照往年的传统,北京胡大饭馆总经理郭冬提前配足人手,备齐食材,一切为春节营业准备就绪。如果没有这场疫情,在今年春节7天长假里,胡大饭馆的4家门店和旗下红巷子·川菜将创造全年约5%的营业额。直到腊月二十九,北京宣布取消包括庙会在内的大型活动,才让他们意识到疫情的凶猛。正月初二,胡大饭馆宣布全部门店暂停营业。

  郭冬粗略算了一下,胡大饭馆闭店一天,损失30多万元;为春节备足的新鲜食材,直接损失逾100万元。这其中,小龙虾是胡大饭馆及簋街很多餐馆的重要主打菜品。

  全国疫情最严重的湖北,正是小龙虾的重要产地。郭冬对此不无担忧,“目前北京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餐饮业,如果疫情持续,湖北的养殖户们遭受重创,那将是源头上的影响。今年簋街的夏天,很可能会因此而‘降温’。”

  京城餐饮的“爆品”

  北京簋街的火,很大原因都与小龙虾有关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孙玉珍在大钟寺批发水产,将安徽小龙虾带进北京,成了簋街最大的供应商。1998年她创立了胡大饭馆,最早的麻辣小龙虾就是为适应重口味的北方人而定的“主旋律”。

  大约在2004年,小龙虾成为京城餐饮的“爆品”,2008年到达火爆顶峰。“那时簋街100多家餐饮,70%都在销售小龙虾。胡大饭馆的销售高峰一天能卖出15000斤,排号的人从中午一直持续到午夜,排到过2000多号。”郭冬回忆说。

  也有商户认为,簋街火起来,正是因为2003年那场非典。那时候人们惧怕上街,但从心底里渴望社交。当大家发现很多商户都关门,而簋街的馆子还坚持营业,难免有种“患难见真情”的感觉。

疫情期间的北京簋街。新京报记者 王萍 摄

  在最近的微博热门话题中,“疫情结束后,你最想吃什么?”引发了网友们报菜名般的留言,其中很多人写下了小龙虾。油亮鲜红、麻辣飘香的小龙虾,刺激着人们的视觉和味蕾,纤维感的肉质筋道弹牙,更适合亲友们聚在一起“聊天剥虾”。

  也有网友说,想到在疫情中最“受伤”的湖北其实是小龙虾的重要产地,能吃上小龙虾,说明湖北平安了,大家平安了。

  小龙虾养殖产地的重创

  胡大饭馆在湖北省的黄梅和赤壁都有自己的小龙虾基地。往年眼下的时节,养殖户们通常已经开始做一些采买、检修、布局水草等工作。而现在大家关门闭户,防疫几乎是全部工作。留给小龙虾养殖的时间窗口之小,几乎是前所未有的。

湖北省潜江市小龙虾养殖户陈居茂2019年12月20日拍摄的养殖基地,“水质水色好,未见青苔,干干净净。”图/受访者供图

  小龙虾的育苗期在每年3月之前。郭冬说,“如果疫情能在3月中旬前后遏制,对小龙虾养殖的影响不会太大。一旦再拖延,对小龙虾养殖和整条供应链来说,将是致命打击。

  根据中国水产与流通加工协会的《疫情监测及小龙虾产业影响调研》显示,目前小龙虾行业正常运转比例低,开工主要集中在养殖端;流通、加工受各地封路、疫情影响,开工的仅为少数,大多数企业开工日期不定,更多企业还要等疫情情况明朗之后再决定开工与否。而目前养殖生产过程中,包括饲料原料、动保产品、口罩、防护服、酒精等原料普遍短缺。

  饲料短缺,是小龙虾养殖业面临的头等大事,并已产生连锁反应,导致全国多地出现苗种销售遇阻。在江西赣南,由于气温较高,约500-800吨小龙虾早苗急需销售,但由于买卖双方都没有饲料,出现了“产苗的销不出去,需苗的又进不来”。

  湖北潜江虾宝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居茂养殖小龙虾已有11年。在他印象中,潜江人最开始捕捉小龙虾,并非餐桌上的美味,而是因为它们有惊人的繁殖能力,且爱打洞,导致蓄水的农田漏水,是农户们眼中的“敌人”。

  小龙虾的大规模养殖在上世纪90年代。那时,小龙虾逐渐引领了宵夜的市场,由此诞生并形成了小龙虾的养殖产业。如今在湖北省潜江市,就连一些学校都开设了小龙虾专业,“剥虾师”甚至成了一种新晋的职业。

  与另一大水产大闸蟹相比,小龙虾在销量上占据“C位”。根据《中国水产品电子商务报告(2019)》,从近年来水产品流通状况看,小龙虾胜过大闸蟹。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认为,小龙虾可全年供货,烹饪方法多种,而大闸蟹供货期有限制,制作方法有限,因此小龙虾更受年轻人喜爱。

  陈居茂也从最开始仅有28亩塘的小养殖户,发展到拥有1800多亩塘的养殖大户。往年这个时候,40多名工人将全部上岗,“如今封村了,大家都待在家不敢出门,每两天出一个人买生活用品。”陈居茂说,小龙虾养殖户们往年热火朝天的景象,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  焦灼中的等待

  陈居茂说,自己现在“急得要死”,这也代表了绝大多数湖北小龙虾养殖户的心情。从2019年入冬,他为暖冬而担忧,小龙虾繁殖、成苗的时间都要提前。“老话儿说,一步赶不上,步步赶不上。虾苗长得快,投喂的时间就要早。但在关键时候,疫情突然袭来,真是雪上加霜。”

  他只记得最后一次到养殖基地,是大年三十,原本喜庆的日子,却“火烧眉毛”般着急又束手无策。

  “所有的虾苗都已经出来活动了,就好像嗷嗷待哺的婴儿,很多都已经开始夹水草吃。”陈居茂说,“小龙虾是杂食动物,没有饲料,它就会夹断水草、甚至会把水草的根挖出来吃,水草吃完了还会挖泥巴吃。”

  对养殖户来说,看似“饿不死”的小龙虾一旦出现夹水草的情况,是“灾难”的开场。“水草用来净水,因为没有及时投喂,小龙虾一旦将水草吃光,也就失去了褪壳生长、休息的地方。水草无法继续供氧,相当于破坏了水塘的生态环境,水很快就会浑掉,接下来可能就是小龙虾大面积地发病死亡。”

  陈居茂家距养殖基地20多公里,他现在没法出村,前几天只能打电话让基地附近的农户帮忙看了一眼。“情况很不好,水草夹掉一半多,水浑了。”

  陈居茂说,按照现在的情势,如果能在两三天内及时投喂,还可能有一些挽回余地,但现在不可能了。

  正常情况下,再有一个多月就可以卖了。但现在看来,“失败了。”陈居茂连着说了两遍。养殖户们有时候互相打电话,也都是“急得不得了”。“急也没用,疫情太凶了,人先保下来吧。”

  仅虾苗、租金、水草、人工等方面的投入,陈居茂前期投入了300多万。他尽量让自己往好的方面想,“都说这个病毒怕热,从年三十到现在,潜江的温度上升了不止5℃,天热了,病毒就死了。”

  陈居茂说,往年这时饲料生产企业早已复工大规模生产,而今年小龙虾养殖户对饲料的需求告急,“却都被拦在闸口,闸口开了,大家会疯抢,饲料企业没有那么大的生产能力,接下来肯定就是饲料供应问题,而且价格也会疯涨。”

  饲料涨价还只是一个方面。陈居茂觉得,今年的特殊情况会让小龙虾饲养的各种成本上涨,而最终下跌的,只有小龙虾的售价。“路网恢复没那么快,人们不敢聚餐吃饭,虾销不动。但虾是活的,不能等,最终必然导致养殖户们低价销售。”

  养了11年小龙虾,经历了不少风雨的陈居茂“嘬着牙花子”认定,2020年是最难的一年。而潜江人几乎一半以上,和他一样都是“靠小龙虾吃饭”。期盼与焦灼的心情混在一起,犹如一团乱麻,捋着这团麻,每一根的尽头都是等待。等待疫情过去,等待生活回归正常。

  小龙虾产业的洗牌

  资料显示,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,在2018年的小龙虾产量为全国最高,达81.24万吨,全国占比高达49.58%,约为全国总产量的一半。同时,当年湖北省还凭借721万亩的成绩,成为全国小龙虾养殖面积最大的省份。

小龙虾养殖省份占比,数据自《2019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》。

  小龙虾养殖户们每天一睁眼的第一件事,就是“看疫情情况,想自救办法。”陈居茂说,如果没有饲料,就要就地取材。小龙虾是杂食动物,家里的饼粕、麸皮、米糠、玉米和黄豆,都可以先派上用场。如果有长到3-4钱(15-20克)的,就先卖掉减轻压力。

  在北京的胡大饭馆,大家最期待的就是疫情“拐点”的到来,员工们都盼着快点让自己忙起来。郭冬觉得,“报复性消费”的想法太过乐观,疫情影响后的恢复,并非几家餐馆恢复营业,而是需要整个供应链以及消费者心态的逐渐恢复。这样的过渡期至少持续两个月。

  郭冬说,这些年胡大饭馆一直在创新菜品,不仅有小龙虾,馋嘴蛙、水煮鱼、猪蹄等销售也十分火爆。“主打一两种菜品,是起步阶段的小餐饮模式。有一定规模的餐饮企业,必定要走多品类、多元化经营的路。”

 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小龙虾产业分会秘书长蔡俊认为,疫情可能将带来小龙虾养殖产业的洗牌,低下、多余产能和新增的小龙虾养殖户都会相应减少。增量市场受限,存量市场比拼的,将是养殖技术高低和小龙虾的品质好坏。

  蔡俊说,当下正值小龙虾春季繁养的重要时期,防疫的需要、道路交通的限制、饲料的现有储备等,对小龙虾的苗种销售和养殖影响很大。受去年小龙虾价格低迷的影响,今年小龙虾新增养殖面积降低、部分养殖户退出,都将影响体量增势。小龙虾的价格走势一般都是“高开低走”,但受疫情影响,目前小龙虾的价格相比去年同期,平均每斤已经下降了10元左右。

  加快加工领域发展,开拓更多受欢迎的小龙虾加工品,被认为有可能解决集中上市、运输及消费的问题。蔡俊指出,线上销售的“调味虾”等半成品,加热即可食用,或许在疫情过去之后,会获得更多发展,也能解决集中上市的问题。而随着线上交易增加,具有辨识度的小龙虾品牌,更能得到消费者认可。

  蔡俊认为,与小龙虾养殖产业将经历洗牌一样,规模小、卫生不达标、没有口味辨识度的餐馆也将会被淘汰。品牌化、规模化的连锁小龙虾餐饮会迎来发展的春天,这些企业具有一定的品牌效应,菜品研发更新快,食品卫生更有保障,符合未来发展的趋势。

 

编辑:黄姗 访问人次:3096 关键字:疫情,影响,小龙虾,养殖,产业,  >> 更多资讯进入水产新闻网
免责声明:本文在于传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本文不保证其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和有效性,本版文章的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并未经过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,数据的准确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发表评论
用户昵称:

评论内容:
滑动完成验证:
 

品牌推广

咨询:0779-2029779

第十二届农聘中国水产人才网络招聘会

2020第九届养殖水面出租转让网上交易会

猎弧英雄

虾青素

安进水产

手机版水产门户网

随时,随地,伴你身边!

水产前沿广告

海洋与渔业

图文推荐

更多

最新综合新闻

更多

水产门户网养殖版

今日要闻

更多

热点推荐

更多

关于我们 | 企业推广

会员服务 | 网站动态

联系方式 | 友情链接

付款方式 | 网站地图

服务专线:0779-2029779

传  真:0779-2030003

邮  箱:bbwfish@163.com

最具影响力的水产网站--水产门户网

广西南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
桂ICP备1100174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桂B2-20050073

X

中国水产门户网微信平台

返回顶部